欢迎来到 - 新生活故事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经典文章 > 短篇小说 >

三位文学大咖在杭进行了一次关于短篇小说的对话 苏童说:我最喜

时间:2019-07-04 13:49 点击:
“形容一篇小说好,说气息分布比较均匀,说汪曾祺的短篇,像微风一样的中文,不是运气运出来的,是经营出来的。我们如何将中国短篇小说与契诃夫、莫泊桑等人的短篇区别开来,这是我这两年感兴趣的东西。” 洪治纲说,“苏童的短篇小说跟其他作家的短篇小说

“形容一篇小说好,说气息分布比较均匀,说汪曾祺的短篇,像微风一样的中文,不是运气运出来的,是经营出来的。我们如何将中国短篇小说与契诃夫、莫泊桑等人的短篇区别开来,这是我这两年感兴趣的东西。”

洪治纲说,“苏童的短篇小说跟其他作家的短篇小说不太一样。比如有些小说家喜欢把故事搞得风生水起,但苏童对故事的功能相对弱化一点,他特别喜欢故事之外渗透的趣味。你在反复阅读中,会发现不少‘题外之意’,需要动用很多经验,甚至伦理的观念去抵达他的小说内核。他的一些短篇故事看起来很简单,但内在的意蕴很复杂,涉及到社会伦理、历史现实以及人性的诸多思考。”

故事和意味怎么去把控?

苏童说,这个问题可能永远不会有答案。

“短篇小说有很多传统,如欧亨利、莫伯桑的短篇,包括结构、悬念等方式的处理,十分完整。就像墙上挂一把枪,这把枪就一定要扣动扳机。但是,这也是传统短篇小说的套路。我最喜欢的是反套路,我也尝试反故事,看看自己能走多远。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我就有这种自觉意识。我有个登峰造极的短篇《祭奠红马》,完全用画面,不要故事,抛弃套路,如何获取我所想要的意味,我探索了很多年。”苏童说。

洪治纲补充说,有些反故事的短篇小说,意味不是一下子出来的,需要反复品味。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,他称之为“意味”。
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